資訊 · 信息

學校創建于1956年,由上海第一醫學院(現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分遷來渝組建,原名重慶醫學院,1985年更名爲华都娱乐。

重醫故事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重醫故事  >  正文

高原缺氧不缺爱 将“光明”带到最困难的那些人身边

發布時間:2019-07-17来源: 党委宣传部 重医附一院眼科 閱讀量:[]

——“渝藏情深,心眼相連”重醫眼科醫生深入藏區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视和帮扶藏区人民的重要战略思想,支援重庆对口援藏医疗工作,帮助解决西藏昌都民众生命健康医疗困境,使藏族同胞病有所医,享受更多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重庆医科大学附屬第一醫院积极响应重庆市卫健委“渝藏情深,心眼相连”西藏地区健康援助活动号召,于2019年4月18日至30日派出优秀的眼科医疗团队投身藏区,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奉献出一份力量。在附一院医疗团队的协同合作、全力奋斗下,该项目圆满完成,同年8月,二次赴藏工作又将启动。让我们带大家回顾医疗队在第一次出征时的风采和留下的那些动人故事。

重醫附一院作爲重慶醫聯體建設的重要參與單位,其眼科也作爲重慶市眼科質量控制中心、西南眼科聯盟理事長單位和市內眼科領先者,接到衛健委派出通知後,在最短時間內組建了一支由胡柯副主任任隊長,李燦主任醫師任副隊長,同時包括中級職稱醫師、住院醫師、眼科特檢技師、護士及手術室巡回在內的10人完整醫療團隊,出發前擬定具體醫療行動方案,整裝待發,援助藏區。

4月18日至30日,西藏昌都,附一院的眼科醫生們在13天裏,戰勝了種種提前預知到的困難,克服了一些此前未曾想象到的問題,爲自己的從醫人生添了一筆值得紀念的經曆,踐行了身爲“重醫人”的責任與擔當。

 

【是任務,更是志願】

接到任務後周密部署,有條不紊開展藏區援助

4月18日,重醫附一院眼科派出的6名先遣隊員跟隨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先行到達西藏自治區昌都市,開始緊鑼密鼓的准備工作,包括提前送達的醫療物資清點、檢查和手術場地布置,患者就診及手術流程的再確定等。爲保證此次援藏醫療工作的順利開展,衛健委和附一院專門租用了大貨車安排專人護送把設備儀器就位,隨行的還有大批援助藏區物資,總價值50余萬元。

4月21日,胡柯副主任、李燦教授等隊員隨衛健委周林副主任、醫政醫管處張維斌處長一行到達昌都。當天下午,胡柯、李燦分別爲當地醫護人員做專業講座,傳授先進、適用的眼科診療相關知識及手術技巧。

經過以前的援建,硬件設施已經不錯了,但是缺少醫生和先進的治療理念與技術指導。眼科援助爲當地的全科醫生開展了2次科普培訓,建立了良好的聯系機制。

 

【時間緊責任重——刷新重慶眼科醫療隊援藏史新紀錄】

西藏地區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海拔高,紫外線強,成爲我國白內障發病重點高發地區。而藏區醫療條件相對落後,造成許多患有白內障疾病的藏族同胞不能得到及時醫治。正式工作第一天,醫療隊就在昌都市卡諾區人民醫院完成207名藏族同胞的眼科診察工作,篩選出81名需手術的白內障患者。


爲盡快幫助藏族同胞擺脫白內障疾病困擾,當天醫療隊從早上九點一直奮戰到淩晨一點,爲63名患者順利實施了白內障手術,這不僅創下了重慶援藏史上單日篩查患者並實施手術的記錄。高原連續工作16小時,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在國內援藏醫療活動中也屬罕見。

4月22日到23日兩天時間裏,重醫附一院眼科醫療團隊在卡若區共完成293名藏族同胞的白內障篩查工作,順利實施免費白內障手術113台,其中年齡最大的患者91歲。經過精心的治療,約80%的患者術後視力達0.3以上,60%的患者術後視力達0.5以上。

高強度的工作是團隊此前預想過的,但真有隊員身體不適時,所有人還是非常緊張。其中一位主治醫生計岩到藏區的第一天就因高原反應引發頭疼和嘔吐。同行的另外一個團隊心髒外科醫生一度還疑似引發腦水腫,並于當天晚上就進高壓氧艙進行康複治療。醫生們第二天雖然還有一些症狀反應,但都馬上投入了工作之中。

這些無數次發生的類似小故事和經曆,在援藏醫護團隊間口耳相傳,鑄就了援藏服務隊的美譽,在皚皚雪山映照的美麗高原上,在少數民族地區群衆的心中,繪就了祖國醫療衛生戰線工作者們的形象。

 

 

【不忘初心,將“光明”帶到最貧困最偏遠的地方去】

跨越海拔4600多米的珠角拉山,經過多個小時的顛簸盤山路,在缺氧、溫差巨大的藏區,附一院眼科援藏醫療隊每天能篩查患者一百多人,常常工作至晚上11點。

一天,醫療隊所在的類烏齊縣突如其來的停電通知打亂了原有的計劃,沒有電,篩查不能進行,手術無法開展。醫生們望著許多可能一生也沒有走出過這片高原的藏族老百姓們,無法忍受一天寶貴的援助時間就這麽白白浪費。碰巧,醫療隊得知了類烏齊援藏幹部縣委江世洪副書記和類烏齊縣人民醫院周青梅副院長要去縣裏最貧困最偏遠的尚卡鄉進行贈衣義診活動。成員們主動請纓,毫不猶豫的帶上眼科基本檢查設備和部分醫療藥品,跟隨江書記和周院長一起前往尚卡鄉。

尚卡鄉,一個不通自來水、沒有交通設備、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走出過所在村的高原偏遠貧困鄉鎮,附一院的醫生們是這些老百姓一生都沒有見過、甚至沒有聽說過的“大專家”、“天上掉下來的大好事”。在尚卡鄉,胡柯和李燦等醫生們爲近百名藏族進行了眼疾診治,並將其中5位白內障患者接回類烏齊縣,實施手術治療。這次到訪,開啓了援藏醫療隊首次深入高原最偏遠的鄉鎮地區實施深度義診的先河。

 

【“傳幫帶”,“輸血”向“造血”模式轉變】

在類烏齊縣人民醫院,醫療隊不僅完成了病患的篩查和手術工作,還開展教學指導,帶動當地眼科醫療水平。

胡柯副主任與類烏齊縣醫院唯一的一名眼科醫生永青卓嘎成爲了朋友,他手把手教學,詳細講解了“白內障超聲乳化摘除+人工晶體植入術”的手術步驟及技巧,親自帶永青卓嘎進行專業手術,(這次也是該醫生第一次親自動手操作手術)。在胡柯的耐心教學下,永青卓嘎初步掌握人工晶體植入的手術技巧。他說,“我院來過很多國內的專家做白內障複明術,這次我才正兒八經感受到什麽叫援藏”,“他們的服務很好,和藹可親,業務熟練,動作敏捷,忙而不亂。即使語言不通,擠來擠去,都從不抱怨,可見他們以人爲本的服務精神”。

這種專家手把手帶教,不僅豐富了援藏形式,更是“輸血”向“造血”援藏模式的轉變,通過“傳幫帶”,在西藏昌都當地最終可以培養出一批帶不走的醫療隊,這一事例在白內障援藏醫療隊裏也屬先例。

此次“渝藏情深,心眼相連”西藏地區健康援助活動,重醫附一院眼科醫療隊圓滿完成西藏昌都部分地區白內障患者的篩查和手術任務,共計篩查患者600余人,順利實施白內障手術173台,創下重慶援藏史上單日篩查患者並實施手術的記錄。(工作16小時,篩查213個病人,完成63台手術)

醫療隊首次深入高原偏遠鄉鎮,實施深度義診,充分踐行國家援藏使命,實現援藏意義。同時醫療專家手把手的手術教學和指導,也開創了重慶白內障援藏活動的新形式,避免了單一的專家入藏完成手術的援助方式,爲西藏地區的眼科醫療的長遠發展奠定了基礎。

今年8月,重醫大附一院眼科將再次深入藏區,期待他們留下新的故事,爲祖國的援藏事業寫下更多更動人的篇章。

 

【專訪重醫附一院眼科副主任胡柯

胡柯簡介

胡柯,重庆医科大学附屬第一醫院眼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眼科学博士,硕士生导师,美国霍普金斯大学Wilmer眼科研究所博士后。现任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防盲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病理学组委员;西南眼科联盟秘书长;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眼科疾病防治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务。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省、部级科研课题,曾作为项目组主要成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重庆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多个奖项。

 

Q:學校和附一院近幾年一直積極開展藏區支援工作,服務藏區,爲踐行社會責任做了許多工作,這次援藏活動是怎麽成行的呢?

胡:少數民族地區的醫療衛生情況長期比較嚴峻,我們一直有願望去藏區做一些幫扶援助工作。18年本來有一次援助計劃已經安排好,但因爲某些原因臨時取消了,所以心裏一直有些遺憾。今年本來7月份計劃去,相對來說季節、環境、老百姓的時間也比較合適。但恰好3月市衛健委開展這個“渝藏情深,心眼相連”的活動就想到了我們。上級任務來的特別急,3月29日通知到院,要求4月20日前就要成行。接下任務後准備時間特別緊,爲了在藏區開展手術需要全套術前術中術後的檢查、手術、用藥等設備儀器,包括手術用的棉簽都是我們自己准備和運輸到位的。

Q:之前有沒有藏區工作經曆?

胡:以前去藏區玩過,但真正去工作還是第一次,出行前壓力還是挺大的,院領導組織我們開了好幾次會,反複叮囑我們一定要把困難估計足。所以我們出發前也准備了各種預案,也准備了一些物資應對高原反應,就我自己而言,在生理和心理上做好了准備。

Q:援助中主要存在什麽困難?

胡:最大的困難是兩方面的,一是交通難、硬件條件差、突發問題多。這次我們去兩個的地方之間相隔了一座4000多米的山峰。設備運送特別困難,路上還幾次遇到塌方,一堵就是兩三個小時。到了縣裏還遇到停電,幸好有當地政府給我們特別提供幫助緊急發電,才保證了治療順利開展。

第二大困難是語言不通,當地醫院提供給我們的支持主要是場地,維持秩序和翻譯等。藏民無法用漢語交流,導致我們很多問診工作難以有效率地進行。

Q:談談您印象最深刻的事?

胡:每天鄉裏會將病人組織起來看病,基本上都是七八十歲,雙目失明的藏民老人,他們通常常年獨居,只能在熟悉的地方靠摸索勉強維持生活,這些人中多數一輩子都沒有出過所生活的小鄉村。而真正最糟糕、最需要幫助的患者是在最偏遠的地方,他們不一定能夠得到治療隊伍到來的消息,即使得到消息也可能因爲雙目失明、家庭貧困、沒有親屬而來不了。我很慶幸我們有機會去到了當地最貧困的鄉(尚卡鄉)開展義診,當地鄉鎮府都沒有自來水,水源十分渾濁,完全不能用作手術用水,後面醫療隊跟鄉鎮府聯系,把一些需要手術的病人接到縣裏救治,再送回去。


Q:有沒有印象深刻的病人?

胡:我們給當地的一個活佛做了一次手術。活佛應該七八十歲了,非常愛讀經書,但失明後只能靠聽,這次回複了視力他特別高興,說又能看經書了。

Q:這次經曆帶給您怎樣的收獲?

胡:首先是能順利的完成了衛健委和院裏交代的任務,其次大家爲170多個藏族同胞帶來了光明,第三自己從這次經曆中得到了思想和工作能力的提升,感覺自身價值得到體現,算是圓夢了,以後一定還要再去的。